<input id="6i0c6"><samp id="6i0c6"></samp></input>
  • <menu id="6i0c6"></menu>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小說
    驅靈人筆記

    驅靈人筆記

    • 類型:恐怖小說
    • 應用大小:15M
    • 更新:2018/01/12
    免費下載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小說介紹

    《驅靈人筆記》寫的一本靈異小說,主要講述柳家柳依依之間的故事。驅靈人筆記約-1字,歡迎在線免費閱讀!

    小說簡介:

    我是一名驅靈人。

    買了個古董后就開始做噩夢,撿了塊石頭后家里就開始死人,住進新房子后就聽到鬼哭,店里才開張就發生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如果你遇到了上面這些類似的事情,那你就可以來找我了,解決這些詭異的問題,和一些莫名其妙的生物打交道,這就是我的工作。 之所以成為一名神秘的驅靈人,完全是因為我又是一雙特殊的眼睛,能看到別人無法看到的事情,也就是俗稱的靈眼、天眼、鬼眼、陰陽眼,反正都差不多意思。

    我一開始也不是干這個的,但自從發生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事,遇到幾個莫名其妙的人,我就成了一個莫名其妙的驅靈人,并且經歷了一個個動人心魄、詭異莫名的奇聞異事異事。


    精彩章節閱讀: 黃皮子附身

    我們這村子,也勉強算是民風淳樸。大家生活在同一個地方,平時低頭不見抬頭見,對彼此都很熟悉。平日里一有風吹草動,只要村子里稍微出點雞毛蒜皮的事,大家立馬就會湊到一起開研討大會。就像酒桌上討論國家大事兒,熱情高昂的很。可能是一年四季都在一個地方呆著太憋悶了,所以大家對于村子里發生的小事件才會如此熱情。

    看到冬陽家聚集了這么多人,不用多想,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大家特意跑來看熱鬧。環境影響人生,我跟許嫣自然好奇心也很重,便忍不住跑過去湊熱鬧。沒想到還沒走到冬陽家門口,正巧迎面遇見我爺爺。

    我爺爺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我正想問他冬陽家出了什么事,他卻先開口問我:“這位是?”他看著許嫣,表情有些嚴肅。

    我心說干嘛呀,您老平時待人不都和顏悅色的嗎,今天怎么見了許嫣非要表現的這么威嚴嗎?說不定這小姑娘以后還是您孫媳婦呢,您要想樹立威信也得等到人家過了門呀!

    看爺爺神情那么嚴肅,我也不敢怠慢,趕緊介紹:“這是我同學,許…。”

    還沒等我講出許嫣名字,許嫣趕緊自我介紹:“爺爺好,我叫許嫣,昕哲的同學。”

    “哦。”我爺爺哦了一聲,表情高深莫測,讓人難以捉摸。就像法家得道高人,早已悟透人生真諦,不在五行中。

    我道行尚淺,不是混跡江湖的老油條,還也看不出爺爺心里所想,便問他“您這是干嘛去?冬陽家出了什么事嗎?”

    “冬陽中了邪,我正要去看看。”說完,他也不等我,轉身就走。

    我跟許嫣對視一眼,趕緊也跟了上去。我心說好好地一個大小伙子,整天吆五喝六牛的不得了,火氣那么重,哪家的鬼敢上他的身?

    我剛分開人群,還沒走到冬陽家院子里,就聽見他在里面嚷嚷:“天靈靈地靈靈,謹請玄天趟將軍,腳踏七星五火輪。手執金鞭天地動,銅枷金鎖隨吾行,吾今念得乾神咒,快助我來降邪魔……”

    冬陽聲音很大,像是潑婦罵街時的吼叫,好像別人跟他有深仇大恨,嗷嗷的。不把五臟內的肺腑之言全喊出來心理不舒服。聽得我都不由覺得嗓子疼,我拉著許嫣撇開人群,想看看冬陽到底在裝什么孫子。

    等來到院子里,只見冬陽把自己打扮的花里胡哨的,身上掛滿了五顏六色的破布條爛麻袋,手上還拿了一把去年我們在古董市場買的高仿秦劍。

    場面很喜劇性,可是在我看到他的第一眼時,我瞬間就有一種這人這輩子完了的感覺。我心道冬陽這不是瘋了嗎,以后這要是傳出去誰還敢做他女朋友!

    許嫣看了眼冬陽,沒有絲毫害怕,她皺了皺眉頭,問我:“昕哲,你們最近是不是招惹過黃皮子?”

    “今天剛打過一只,可惜沒打死。”我語氣輕佻,有種沒打死那只黃皮子很可惜的味道。

    當時我也沒顧得多想,以為許嫣只是隨口一問,并沒對許嫣為什么會看出我跟冬陽招惹過黃皮子這事兒特別在意。

    冬陽神神叨叨的還在念咒,我有些著急,想幫他又不知道該怎么做。

    此時,就見我爺爺站在院子里不慌不忙地看著冬陽,旁邊站著冬陽的爸媽。他們滿臉愁容,對我爺爺哀求道:“二叔,您可千萬要救救冬陽啊,這孩子怎么說也是您看著長大的。”

    我爺爺微微笑了笑,不慌不忙:“放心吧,他只是被黃皮子附了身,只要找到那只黃皮子,將其打死,就沒事了。”

    冬陽爸媽有些難以置信,不知這無緣無故怎么得罪了黃大仙。院子里跟著看熱鬧的人也頓時議論紛紛,開始討論怎么整治這只可惡的黃鼠狼。

    被黃皮子附身!我有些震驚。難道今天冬陽打的那只黃鼠狼還真是道上的,不過這小家伙下手也太快了點,它不是被冬陽射傷了么。不好好在家養傷,就跑出來找冬陽尋仇,還真是條烈性黃鼠狼。

    我心說那黃皮子體積那么小,隨便找個犄角旮旯一藏,也夠咱們找一晚上的。所以我就有些疑惑地問我爺爺:“怎么找?那黃皮子可是狡猾的很。”

    “呵呵,你旁邊這位姑娘有辦法找到那只黃皮子。”我爺爺看了看許嫣。

    什么?我沒聽錯吧,許嫣有辦法,這許大小姐養尊處優估計連黃皮子長什么樣都不知道。你讓她怎么找,用gps全球定位嗎?

    我正納悶,只聽冬陽大喝:“妖怪!哪里走!還不吃我趟大將軍一劍!”

    冬陽一聲斷喝,舉著劍就朝我這邊刺了過來。他速度非常快,我離他又很近。許嫣就站在我旁邊,我已經來不及抵擋冬陽,又怕他傷到許嫣。此刻,我腦袋里只閃過一個念頭,那就是保護許嫣。我沒有絲毫猶豫,立刻就把許嫣抱在懷里,用我的背去擋冬陽手中的那把秦劍。正在我祈求上蒼保佑不要刺中我的時候,只聽“當”地一聲悶響,那把秦劍就從冬陽的手中脫落,當啷一聲掉在了地上。

    阿彌陀佛。嚇了我一身冷汗,我轉身去看怎么回事。只見我爺爺拿著一把棕色的折扇,身體還保持著前傾的姿勢。而冬陽剛才拿著的那把秦劍,已經掉在了地上,劍身也已經彎曲。

    看到這一幕,我暗道好險。幸虧今天有爺爺在,不然還不得吃了冬陽這小子的啞巴虧。

    此刻,冬陽的表情看起來極其痛苦,左手正用力地抓著不停顫抖的右手,并用一種非常怨恨的眼神瞪著我爺爺。

    這時,冬陽表情突然詭異地陰笑了一下,聲音非常尖銳地說:“你這死老頭,不要阻擋我的好事,不然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就憑你這點道行,還敢召喚玄天上帝,拜錯大神了吧。”我爺爺冷笑一聲,轉身對我跟許嫣說:“快去找這只黃皮子,它已經被我定住了。”

    我不敢怠慢,拉起許嫣就往外走,可到了大街上,我又愣住,就轉身問許嫣:“這周圍那么多柴火堆,我們怎么找?”

    “別著急,我自有辦法。”說完,許嫣吹了一聲口哨,樣子非常率性。她口哨聲剛落,藍奇就屁顛屁顛地跑了過來。許嫣蹲下身,撫摸了一下藍奇的腦袋,對它說道:“去,把那只黃皮子給我叼過來。”

    那狗低頭嗚嗚叫了一聲,轉身就消失在了黑夜中。

    我看著藍奇遠去的背影,心道你讓它去逮那只黃皮子,這不開玩笑嘛。狗的嗅覺那么好,不過你可別忘了黃皮子另一個名字叫臭鼬。可能還等不到藍奇找到它,就已經被熏暈在了半路上。

    許嫣站起身,拍了拍手,樣子很自信:“放心吧,藍奇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

    我還沒來得及再想對策,她已經拉著我又回到了冬陽家。既然她這么相信藍奇,那我也只能跟著信任一次了。

    冬陽依舊很怨恨地看著我爺爺,眼神中充滿了敵意,可他卻動彈不得,樣子看起來十分難受。冬陽父母都很擔心,不停詢問我爺爺冬陽的狀況。我看著冬陽現在的樣子就很揪心,不由嘆了口氣:“唉,天天打鷹,今天卻被鷹啄了眼。”

    我話音剛落,藍奇就風風火火跑了回來,它嘴里還真叼著一只黃皮子。我瞪大了難以置信的雙眼,心說這太不可思議了。我隱約就覺得這不是一條普通的哈士奇。

    “怎么樣,我沒騙你吧。”許嫣得意的沖我笑道。

    “你這小狗還真是不一般。”我用腳踢了踢被藍奇扔在地上的黃皮子,發現它的屁股上有一處被梭鏢刺穿留下的傷口。我心說這黃皮子道行挺深啊,受了傷還敢來找冬陽尋仇,不怕失血過多突然暴斃么。

    我盯著那只黃皮子看了片刻,猛然發現,那只黃皮子的姿勢竟然跟冬陽被定住的姿勢差不多,樣子都非常奇特怪異。我心說這離魂附身之法難道和蠱術布偶娃娃一樣嗎?主體怎么動附體就跟著怎么動。

    既然黃皮子已經被逮到,那么冬陽也就表明沒事了。我正想問我爺爺怎么處置這黃皮子,還沒等我張口,只見他拿著一把剪刀走了過來。二話不說就朝著那黃皮子的尾巴剪了下去,只聽咔嚓一聲,那黃皮子的尾巴應聲而斷。

    我很好奇,心說你剪它尾巴做什么?即便是死,也不給這黃皮子留條全尸嗎?或者說,這才是破解黃皮子法術的方法。我不得其解,就問他:“剪了它尾巴,就說明這只黃皮子法力盡失了嗎?”

    “這是狼毫,拿它做支毛筆,要不然扔了挺可惜的。”我爺爺說得輕描淡寫。

    不過,我總隱約感覺這里面肯定還有其它學問,只是以我現在有限的知識還不明白其中道理。可是我現在也沒心思問他究竟要拿狼毫做什么,就故作一副很懂得樣子點了點頭。

    只是,冬陽爹媽都擔心成那樣了,我如果再跟爺爺談論關于狼毫的相關知識,我總感覺這么做有點不道德。

    所以我就很奇怪,心說爺爺不先去救人怎么還有心思做毛筆?什么時候爺爺也不按常理出牌了?所以就小聲問他:“冬陽怎么還不能動?黃大仙的靈魂還沒有被驅趕走嗎?”

    “多站一會驅驅邪氣。”爺爺一點也不著急的樣子,慢吞吞走到冬陽身后。

    突然,他毫無預兆的瞬間出手,在冬陽全身各個關節啪啪啪一陣連續拍打。他這一連串的動作非常快,只是眨眼之間,我根本沒來得及看清,只聽冬陽噢地一聲,像是泄了氣的皮球,緩緩癱軟了下去。

    等把冬陽安頓好,已經快到十點,外面的人群也逐漸散去。許嫣見沒什么事兒,也說要走。由于冬陽出了這檔子事兒,我怕許嫣一個人回去路上害怕,就說要去送她。但是許嫣執意要自己走,我擰她不過,也只好答應。

    看著許穎開車離開,我爺爺瞅著許嫣遠去的方向,突然冷冷地說道:“呵,害怕,大孫子,即便是把你嚇死,這姑娘也會安然無恙。”


    閱讀全文
    相關小說
    關注一下,閱讀全文
    X

    使用APP客戶端閱讀小說

    為了保護版權,本站不提供免費閱讀。建議大家下載客戶端閱讀小說!

    X
    • APP閱讀小說
    • 發現更多精彩小說
    • 小說追更輕而易舉
    • 免費全本小說閱讀
    安卓版下載

    手機掃描下載

    蘋果版下載

    手機掃描下載

    陕西快乐十分开机时间
    <input id="6i0c6"><samp id="6i0c6"></samp></input>
  • <menu id="6i0c6"></menu>
    <input id="6i0c6"><samp id="6i0c6"></samp></input>
  • <menu id="6i0c6"></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