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6i0c6"><samp id="6i0c6"></samp></input>
  • <menu id="6i0c6"></menu>
    當前位置: 首頁 > 仙俠小說
    崇樓如故

    崇樓如故

    • 類型:仙俠小說
    • 應用大小:12M
    • 更新:2018/01/08
    免費下載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小說介紹

    崇樓如故簡介:

    眾人皆知,江北名尉沈崇樓寵愛沈如故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   他縱容她的驕傲,不許任何人踐踏她的自尊,單槍匹馬深入險境,只為護她周全。   可他也親手給她披上嫁衣,將她送上花轎。   女人笑顏如花:“你這么希望我嫁給他?”   再見,她跪在他面前,苦苦哀求:“只要你救他,我什么都愿意給。”   他冷笑著捏住她的下巴:“沈如故,你好樣的,為了他,你竟連自尊都可踐踏在腳下。既然如此,送上門的不要白不要。”   眾人皆道:紅塵素錦,崇樓如故。   家國天下,本是他的抱負。   后來,沈崇樓才明白,任由時光流轉,他終究逃不開她。

    崇樓如故

    崇樓如故最新章節:

    時間如白駒過隙,沈如故在公館已經待了八個年頭,每逢初春,天氣晴朗,她便喜歡在玉蘭樹下看書。

    院子里的白玉蘭,開得正熱烈,幽遠典雅的清香拂來,她的視線恰好落在‘玉雪香脂’四個字上。

    不遠處的古剎中,還能傳來念經的悠悠聲響,那是沈崇樓母親尚文瑛的聲音。

    雖說他的母親是正房,可她從來不參與沈公館的事情,常年與青燈為伴,沈如故也很少從沈崇樓口中聽到有關他母親的只字片語。

    當然,除了八年前,尚文瑛知道沈崇樓餓昏了跑出來大哭大鬧了一番之外,沈如故再也沒見過她。

    肩膀上突來的力道,嚇了她一大跳,轉而,手中拿著的書,被骨節分明的手給抽走。

    她轉頭就瞧見不知道什么時候從學堂回來的沈崇樓,正拿著她的書隨意地翻了翻。

    沈如故站在原地,悶悶地蹙眉說道:“你還給我。”

    沈崇樓哪里會聽她的話,薄唇微微向上一揚,帶著些許挑釁的意味,道:“想要,來拿啊。”

    當年那個比她高不了多少男孩兒,隨著時間的變幻,好似西洋人變魔術似的,一下子拔高了太多。

    就算她踮起腳來,只能到他那薄唇邊,哪里夠得著他舉得高高的書本。

    這時,他的嘴角多了幾抹笑意,發現新大陸一般,念著上面的文字:“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長相思兮長相憶,短相思兮無窮極。”

    “呦,妹妹什么時候喜歡李白的詩了?還是說……”話說了一半,他頓了頓。

    隨著那幽暗的嗓音,沈崇樓已經來到了她的面前,微微彎了腰,那剛毅的五官湊近她。

    微薄的氣息輕打在她的臉頰上,燃起了絲絲的紅暈,他繼續道:“還是說,看上哪家的男子了?”

    雖說這話和平常提問的語氣沒有兩樣,沈如故和他目光相交的時候,還是感受到了他深邃的眼睛里,一閃而過銳利的眸光。

    沈如故即刻收回自己的目光,別過臉,蹙眉著那雙柳葉眉道:“別瞎說。”

    就是她這一個不經意別過臉的動作,修長白皙的頸脖,從領子里稍稍露出來,那圓潤的耳垂,上面吊著小小的紅瑪瑙珠子,煞是好看。

    沈崇樓的心,驀然停了一拍,不自然地咳了咳,直起腰,將書合上。

    “這書,我沒收了,女孩子家家,現在不上學,反倒躲家里看這種書。”他的語氣里,沒有半點商量的余地。

    什么叫做這種書,多看優美的詩詞歌賦怎么不對了?

    “憑什么?”她不服地應聲。

    要說,這不服氣的性子,是從小被沈崇樓給逼出來的,他總是欺負她。

    這人哪里是她的三哥,在他眼里,她想自己還沒有他養得那條京巴得寵。

    至少那京巴嘴嬌只吃東慶門的肉脯,這沈家三少下了課還要專門跑一趟東慶門。

    而她只要得了件新鮮的玩意兒,都會被他以各種理由奪走,現在她的書也要上繳,她還剩什么,只剩自己這個人。

    沈如故也不知道腦海里面怎么會有這樣的想法冒出來,不由地又聯想到了八年前被沈崇樓撕了短襖的場面,立刻涌出了一股火氣。

    “你除了欺負我還會干什么。”

    她突來發泄般的口吻,沈崇樓一愣,卻只是短暫的幾秒。

    他好笑地凝著她,就好似在看臺上的戲子,傾吐出一句話:“生氣了?”

    沈如故壓根不想和他繼續說下去,轉身就要離開,一本書而已,就當碰上了一個無賴,送給他了。

    她沒走成,被那只寬厚的大掌,隔著錦緞拽住了她纖細的手腕。

    “你這脾氣說來就來,以后嫁了人,可怎么了得,要是被人退婚,是會丟人的。”說著,沈崇樓手一用力,她就被拉到了他的懷中。

    沈崇樓整個人一下子被她當做了燙手的山芋,男女授受不親,還當小時候一起坐車去學堂的日子么。

    她掙扎了幾下,頭頂,還能感覺到沈崇樓呼吸噴薄出來的熱氣,他死死地扣住了她。

    忽地,沈崇樓在她的耳畔喃聲:“真香,可是香過了頭,梔子花的味道真是濃。”

    字里行間掩蓋不了的嫌棄,他的嗓音逐漸暗啞,手臂加重了幾分力道鎖住了她的雙肩。

    太沈如故卻嚇得臉色煞白,生怕有人來了后院,看見這樣的景象。

    他的薄唇若有似無地擦過她的耳背,沉聲道:“聽說你和二哥去了百貨,買了香膏,為什么不叫我陪你?”

    未完待續!!!

    閱讀全文
    相關小說
    關注一下,閱讀全文
    X

    使用APP客戶端閱讀小說

    為了保護版權,本站不提供免費閱讀。建議大家下載客戶端閱讀小說!

    X
    • APP閱讀小說
    • 發現更多精彩小說
    • 小說追更輕而易舉
    • 免費全本小說閱讀
    安卓版下載

    手機掃描下載

    蘋果版下載

    手機掃描下載

    陕西快乐十分开机时间
    <input id="6i0c6"><samp id="6i0c6"></samp></input>
  • <menu id="6i0c6"></menu>
    <input id="6i0c6"><samp id="6i0c6"></samp></input>
  • <menu id="6i0c6"></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