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6i0c6"><samp id="6i0c6"></samp></input>
  • <menu id="6i0c6"></menu>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小說
    這個死神有點暖

    這個死神有點暖

    • 類型:恐怖小說
    • 應用大小:10M
    • 更新:2018/01/06
    免費下載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小說介紹

    這個死神有點暖簡介:

    外科醫生霍琛言,長著一雙能看透人生死的眼睛,他能清楚的看到旁人的死期和死因,從沒有出過一次偏差。 直到遇到新來的護士陸夏爾.

    這個死神有點暖最新章節:

    “女人啊,就是吃虧,身材就算穿了衣服也暴露無遺,然后就會換來一些無恥不安好心的人嘲笑,男人就不一樣了,穿的人模狗樣的,誰知道身材是什么樣。”

    陸夏爾涂著淡色口紅的小嘴一張一合,一段義憤填膺的話就這么吧啦吧啦的吐了出來。

    霍琛言波瀾不驚的看著她,看著她那雙清亮透徹的眼睛,以及她眼中那兩組奇怪的數字,視線緩緩向下,看著她那張一張一合停不下來的粉唇,微微瞇起了眼睛。

    在醫院待了這么久,還從來沒有人敢說他的不是,現在這個小護士真是顛倒了他的認識,嘴不饒人。

    他瞇起眼睛,看著她精致的小臉,聽著她憤憤不平的話,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淡然至極。

    “你不說話看著我干嗎,神經病?醫院怎么混進來你這種流氓醫生,真應該去院長那兒舉報你。”

    陸夏爾憤憤不平的說道。

    霍琛言聽完之后,很平淡的挑起眉梢:“你說完了嗎?”

    陸夏爾眨巴眼睛,沒想到他會這么淡定,更是窩了一肚子的火,“說沒說完跟你有什么關系,嘴是長在我身上的。”

    “沒說完我也不想繼續聽下去了, 我現在需要安靜。”霍琛言退開一步,抓住陸夏爾的手,將人一甩,門一開一關,陸夏爾只看見門啪的一聲關上,自己被關在門外,應該說像是垃圾一樣,丟在了門外。

    陸夏爾呆愣很久,沒想到自己就這么被趕出來了,上班第一天就遇到這種事兒,覺得今天應該出門看黃歷,是不是今天運勢不好,容易犯小人。

    這時,一個小護士走了過來她看到站在霍琛言辦公室門口的陸夏爾開口道:“你是哪個科的護士?找霍主任有事情嗎?。”

    霍主任?

    陸夏爾頓住,這個霍主任,該不會是……那個男人是主任?陸夏爾驚得眼珠子瞪的老大,自言自語道:“這醫院搞什么鬼,這樣的人能當主任。”

    辦公室中。

    霍琛言脫下白褂,身子沉入辦公椅中,解下掛上鼻梁上的金絲眼鏡,閉上眼睛,向后靠去。

    安靜的辦公室中,時鐘滴答滴答的轉動著,氣氛安靜到詭異。

    霍琛言的眼前忽然浮現出剛才在病房的畫面,病人的痛苦,家屬的無奈他的內心好像毫無波瀾,他從最初的同情慢慢變成了默然,這些年來他早已習慣了這些場面,在醫院里,這再正常不過,他暗笑自己,現在自己的心剖出來,會不會是一塊堅硬的石頭。

    忽然,眼前的畫面一轉,不知怎么腦海中突然出現一張精致的臉龐,小護士吧啦吧啦的指責他,教訓他……

    “呵——”

    霍琛言忽然揚起唇角,一閃即逝的笑容凜冽而孤傲。

    滴滴——

    手機的屏幕突然亮起,一條短信顯示出來,他拿起手機隨意的看了一眼,掃視了一眼墻上的時鐘,現在已經是下午四點五十九。

    等分針指到十二,秒針也剛好指到十二的時候,霍琛言快速起身,打開辦公室的門,徑直走向一樓。

    一路上,遇到不少醫院的同事,他們看見霍琛言,只有不趕時間的,都跟他微笑的打著招呼。

    “霍主任好。”

    “霍主任。”

    “是霍主任哎,快看……”

    霍琛言目不斜視的徑直向前走去,進入電梯,按了一樓。

    電梯門打開,霍琛言走出電梯,剛準備轉身時,眼角的余光看見醫院大廳的一個畫面,頓住。

    不遠處,他竟然又看到了剛才那個嘴不饒人的小護士,正和一個打扮艷麗有腔調的女人在說話。

    “媽,你別總給我安排你們的商業聯姻,在家說不要緊,您怎么還跑到醫院來了。”陸夏爾換了一身乳白色的連衣裙,整個人更顯得嬌小貴氣,干凈的不可染指,脫下護士服的披散下頭發的她,模樣看著愈發的打人。

    霍琛言看著打扮的和闊太太一樣的中年女人,拉著陸夏爾的手,柔聲說道:“夏夏啊,不是媽說你,你在這里沒問題,可是你不能冷落韓氏集團的公子,你明明知道他喜歡你,我和你爸都非常中意那個孩子……都已經約好了吃飯,你怎么就這么不懂事呢。”

    “哎呀,媽!”陸夏爾聽到韓氏這兩個字,臉上便出現了不耐煩,“我真的不喜歡他,說了別跟我提,您怎么還是說這些。”

    “你就不能聽爸媽一句話?什么喜歡不喜歡,韓風對你的心思你難道看不出來嗎,媽是過來人,還會坑你不成,媽大老遠的來找你,你怎么就不能體會媽的苦心呢。”

    陸夏爾沒有吭聲,大老遠的過來,不也是被司機送過來的,這又不是什么勞苦功高的事情。

    “不是,是因為……我真的不喜歡……我……”陸夏爾越說越亂,感覺跟自己的后媽難以溝通下去。

    在周琴琴逼迫般的目光下,陸夏爾著急的四處瞄了一眼,當看見站在不遠處的霍琛言時,她眼睛頓時一亮,雖然隱約覺得這個色迷迷的流氓醫生,好像還有偷聽墻角的習慣,剛剛她和周琴琴說的話,不知道被霍琛言聽到了多少。

    “媽,我男朋友來了,我先走了,你回去告訴我爸,我現在有男朋友了,韓風讓他哪涼快哪呆著去,別耗著我,招人煩。”

    陸夏爾管周琴琴信不信,純粹是死馬當活馬醫,,大步朝著霍琛言沖了過來,一把就挽住霍琛言的手腕,趕緊將人拉了出去。

    周琴琴被任性陸夏爾弄的氣急敗壞,憂心忡忡的看著陸夏爾的背影,回去不知道該怎么去和陸遠山交差。

    直到離開了醫院,拐了個彎之后,陸夏爾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氣,能擺脫周琴琴的絮叨,比什么都強。

    “幸好幸好。”陸夏爾驚恐有余的拍拍胸口,下意識的轉身就要走,沒有一點愧疚感,過河就想拆橋。

    霍琛言眉毛一挑,揚手就抓住陸夏爾的后衣領,“被人當成頂包的,連句謝謝都不說,有沒有家教。”


    陸夏爾不走心的敷衍說了聲謝謝,緊接著又調侃說:“您別抓著我的領子,在醫院大堂這么多人看著呢,霍主任您多大年紀了,還愿意跟我玩老鷹抓小雞?”

    “明明是你先拽住我的,你反倒是倒打一耙。”霍琛言發現這個女人顛倒是非的能力很厲害。

    “剛才就算旁邊是個禿頂的老男人,我也會抓住他,那是在救人水火。”陸夏爾蹙眉哼了一聲,揮開霍琛言的手,大步走了。

    看著陸夏爾離開的背影, 他扯開唇角,不知道是不是這女人太愿意招惹是非了,所以眼里才有兩組日期,渾身是刺,死兩回也不足為過。

    斂住目光,霍琛言直奔地下車庫,提了車,便直奔某個地方,至于之前陸夏爾取笑他著急回家下班陪老婆吃飯,那純粹是她多想了。

    霍琛言是孤兒,從小父母雙亡,與他相依為命的爺爺也已經撒手人寰,他所謂家也只不過是一棟冰冷的房子而已。

    霍琛言打著方向盤,流線型車身在馬路上飛快的疾馳著。

    夜色緩緩降臨,繁華的城市點綴上燈光,通明如白晝,霍琛言的夜生活才剛剛開始。

    車子徑直停放在酒吧門外,霍琛言下了車,將車鑰匙扔給了幫忙泊車的門童。

    酒吧服務生看見霍琛言這位常客,輕車熟路的將人帶領向那間特定的包廂。

    霍琛言推開包廂的門,包廂中,燈光閃耀,氣氛熱鬧,音樂聲震耳欲聾,兩個年紀相近的男人左擁右抱,看見霍琛言的時,招手道:

    “琛言,你來晚了,路上發生什么事耽誤了嗎?”

    霍琛言踱步走了過去,挑了最里面那張沒有人坐的沙發坐下,看著自己的兩個好友左擁右抱時,又看見他們眼中的數字,他的眸光沉了沉,沒有說什么,拿起茶幾上的酒杯,仰頭喝了一口。

    未完待續!!!

    閱讀全文
    相關小說
    關注一下,閱讀全文
    X

    使用APP客戶端閱讀小說

    為了保護版權,本站不提供免費閱讀。建議大家下載客戶端閱讀小說!

    X
    • APP閱讀小說
    • 發現更多精彩小說
    • 小說追更輕而易舉
    • 免費全本小說閱讀
    安卓版下載

    手機掃描下載

    蘋果版下載

    手機掃描下載

    陕西快乐十分开机时间
    <input id="6i0c6"><samp id="6i0c6"></samp></input>
  • <menu id="6i0c6"></menu>
    <input id="6i0c6"><samp id="6i0c6"></samp></input>
  • <menu id="6i0c6"></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