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6i0c6"><samp id="6i0c6"></samp></input>
  • <menu id="6i0c6"></menu>
    當前位置: 首頁 > 懸疑小說
    只愿為卿負天下

    只愿為卿負天下

    免費下載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小說介紹

    只愿為卿負天下簡介:

    "兩個人在冤魂厲鬼的包圍下,緊緊地擁抱在了一起。濃霧散去,北軒祺也終于看清了李晴和東方幽,卻已經來不及。無數的冤魂厲鬼朝著李晴和東方幽撲去……就在那一刻,李晴和東方幽的身上發出了耀眼的光芒。冤魂厲鬼慘叫了一聲,紛紛朝著鬼門跌去。然后,天亮了。整個森林開始扭曲,所有的魂體匆匆地向鬼門飛去,根本無暇去管其他的魂體。"

    只愿為卿負天下最新章節:

    入夜。

    黑影憧憧,偌大的采石場只有火把燃燒時候發出的聲響和嗚嗚的風聲。

    有誰能想象,如今這些站在采石場中,一個個灰頭土臉的男子,卻是天啟王朝的秘密軍隊?

    這些原本是當今圣上東方權的人,他將玉璽交三皇子給東方幽之后,也將這秘密軍隊轉移到了東方幽手下。

    自從二皇子東方翼造反奪權之后,他的父皇東方權一直在暗中默默的訓練著這支部隊,只為了重新奪回帝位、

    “半年來,各位辛苦了,今天是來告訴各位一個好消息。七天之后,東方翼將在西京稱帝。”

    作為指揮官也是東方幽的妃子的李晴站在上千個由最頂尖的高手組成的秘密軍隊前,沉聲道,“戰役,開始了。接下來你們或許會面臨最危險、最侮辱、最尷尬、最兩難的局面,無論是在什么時候,告訴我,你們要做到的是什么?”

    “回答教官,是服從!”

    “再說一次,是什么?”

    “服從!”

    李晴走到最前頭一個個子較為精悍的人前,溫柔淺笑,“告訴我,作為天啟王朝至高無上的秘密軍隊,要做到哪三點?”

    “回答教官,是服從、服從,絕對的服從!”

    震耳欲聾的聲音響徹了黎明前的夜。

    李晴嘴角微勾,“我沒有什么好說的了,現在分下去的是你們的任務。”

    經歷了半年漫長的等待,眾人拿到任務的時候,都不由得雙手顫抖。

    這個時候,一個人默默走到了李晴的身前。

    認清眼前的人,正是何清,這真是個刺頭啊,當初李晴若不是段時間內將何清打趴下,自己想訓練這支軍隊那將很費勁,李晴眉毛微挑,“怎么?離開前還想再和我打一場嗎?”

    何清卻二話不說,半跪在了李晴的面前,對于這個女人,他發自內心的佩服,雙手呈上任務文書,“何清接受任務。”

    任務?李晴翻開文書,卻發現那任務上僅有四個字,保護李晴。

    再看向三皇子東方幽,李晴的心中有了答案,心中不由微嘆,這個男人……

    何清雖然性格不羈,卻是這上前高手中的高手。與李晴相比,李晴勝在實戰經驗和靈巧性,而何清則充滿了爆發力以及耐力。

    本來何清應該被派往前線任務的。

    李晴抿了抿唇,等東方幽和當今圣上東方權上前下令之際,低聲道,“何清,你現在還有選擇的權利。”

    李晴知道現在急需用人,而她自認還沒有多少人能夠傷害得了自己,這何清放在她身邊,委實太可惜。

    “屬下服從安排。”

    李晴一挑眉,這男人還真是喜歡跟她對著干,既然如此,反正就當多一層保護了。

    接下來的行動,便是扮演村民進西京獻上表演。對于這些只知道權謀,毫無娛樂精神的大男人們來說,當然只有讓李晴來策劃了。

    一想到終于可以再喝東方翼交鋒了,李晴就不由得想要冷笑。

    誰也別想在欺負了她的人之后還能安然無恙,他東方翼想要平步青云?她李晴就偏偏要在他登上云梯之際,叫他摔進地獄!

    回到村中小院的時候,隱隱有個人站在門口。

    卻是名芳華正茂的二八少女。

    午后,東方幽才剛剛跟村里人表達了離別之意,這個時候,這個女子的來意便很清楚了。

    李晴抬起頭,沖著東方幽,笑。

    東方幽心中一涼,假裝看不見,“娘子,我們回屋吧。”

    “等等!”

    少女卻勇敢地出聲了。

    李晴涼涼地看了東方幽一眼,意思很明了了。晚上別想進屋了!

    東方幽皺眉,看向那少女的目光有些無奈。

    那少女走到東方幽面前,鞠了一躬,“大、大哥,可以讓我和刑天大哥說幾句話嗎?只要一會兒就好!”

    聽到少女這么說,眾人都是一愣。

    刑天,東方幽的很得力侍衛,只不過刑天一直躲在暗中保護著東方幽,任何人都沒有見過他的真實面目。

    東方幽很快反應了過來,毫不客氣地將自己的屬下出賣,“那……刑天,我和你嫂子先進去了,你們慢慢聊。”

    弄清楚了少女的來意,東方幽頓覺胸口壓力一輕,所以說了,他可是愛妻丈夫的榜樣,東方幽邀功似地看向李晴,卻見李晴只是瞪大了眼睛,活見鬼似地死盯著刑天。

    姑娘,你的眼睛真的不需要看看嗎?沒想到居然有人會喜歡那木頭似的刑天,況且刑天現在還戴著一張標準路人臉的人皮面具,李晴感嘆,莫非她真是太老了,現在年輕人的眼光她是越來越不懂得了。

    東方幽哪里會容忍自己的妻子在他身邊時,還看著別的男人?

    “走了。”

    李晴不情不愿地收回視線,又看了景德一眼,“景德,看來你得加把勁了。”

    連木頭人刑天的春天都來了,想來春天真的不遠了。

    景德嘻嘻一笑,“嫂子,得令!”

    景德從小就伺候在東方幽身邊,所以說起話來也百無禁忌了些。

    李晴剛一進門,便聽到落鎖的聲音,下意識地回身望去,卻被東方幽擒住,狠狠地壓在門上。

    這突然而然,叫李晴有些適應不能。

    李晴暗暗磨牙,“你發什么瘋?”

    “我高興。”東方幽勾唇,將李晴摟在懷中。

    這個女人真的很愛記恨,但也很護短。雖然私底下他們兩個常常是火花四射,但在面子上,李晴總是自覺或者不自覺地給他長臉。

    想到李晴今日的即興演出,東方幽的心中就忍不住涌起純男性的驕傲,“軒祺給你的東西呢?”

    李晴從懷中拿出神醫北軒祺給的東西,雖然她很討厭他當面叫她難堪,可是把這個東西丟了?她又不是傻了。

    果然,東方幽聞了藥的味道,頓時雙眼一亮,見東方幽的模樣,李晴不由有些好奇,“這東西很好?”

    “萬金難求。這種藥就算是十年難治的疤痕都能消除,曾經有個公主用萬金向軒祺索取此藥的配方都不得。”

    “嗯哼。”李晴像是不怎么在意,手卻毫不手軟地握住。女人天生愛美,這對于女人來說可是個好東西!

    東方幽輕笑,“喜歡的話改天給你多弄點就是了。”東方幽二話不說拿過藥瓶,推著李晴往床的方向而去。

    因為昨天的慘痛經歷,李晴頓時汗毛豎起,“你想做什么?”

    東方幽笑得一臉無害,“自然是幫你上藥了。”

    東方幽將上藥兩個字咬得很重,李晴眼角一抽,這個男人還真上癮了,“我自己來就好。”李晴可不想以后對“上藥”兩個字都有陰影。

    “自己來?”在這個時候,東方幽的眼睛總有種特別的魔力,像是一汪深潭,引人沉淪其中。“你確定你可以?”

    東方幽的手撫上東方幽的后背,“這里,還有這里,你自己涂得上嗎?”

    李晴暗罵妖孽,眼見又要慘遭壓榨。

    敲門聲響起。

    東方幽眉頭一蹙,刑天和景德不會在這個時候不識相地來打擾。

    “是我。”

    聽到這個聲音,李晴和東方幽對視了一眼。

    “出來。”

    有什么比破壞人親密更加令人發指的嗎?有,就是大半夜不睡,硬拉著別人發酒瘋。

    然而此刻沒人生氣,因為眼下的情形是在有些詭異。

    “北軒祺他是不是被綁架了?這個人不是北軒祺吧。”

    看到拿著酒壺的北軒祺,李晴深以為然。

    就連東方幽顯然也很詫異,認識北軒祺這么多年,從來不曾見過北軒祺喝酒,唯一一次,也就是兩人相識那一次,或許那是北軒祺唯一一次失控。

    沒有理會兩人奇異的目光,北軒祺兀自倒酒。

    “喝。”

    李晴雖然不知道北軒祺在發什么神經,但因為東方幽胃不好,這半年里,李晴立下重重規矩,要東方幽珍惜自己的生命。東方幽也做到了,可是現在的情況,東方幽顯然無法拒絕。

    看東方幽喝下第五杯,李晴抬手按住了酒杯,“夠了。”看向北軒祺,“有話就說出來。”做什么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要發酒瘋好歹來點下酒菜吧?看不出北寒宮宮主竟然這么摳門。

    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緣故,北軒祺蒼白的臉上多了點點紅潤,并不是緋紅的那種紅潤,倒也讓北軒祺看起來有了幾分人氣。

    即使如此,北軒祺的雙眼還是不見光亮的黑沉,聽了李晴的話,北軒祺的目光從清冽的酒中轉開,落在了她的臉上,“你叫我什么?”

    還能叫什么?李晴忽然想到白天的時候的小插曲,不由挑眉,這個男人……不是因為她叫你“北北”而記恨到現在吧?原來他們還是一路人。

    李晴看著北軒祺那因為酒精而顯得有人氣的面龐,嘴角輕勾,故意用低柔地嗓音喚道,“北北,怎么了?北北不喜歡我這么叫你么?”

    北軒祺瞇起眼,看著李晴的目光,仿佛要將她凌遲。

    “你再叫一次。”

    “原來你這么愛聽,那我就如你的愿。”

    北軒祺和李晴,王對鳳,囂張跋扈哦,夾在中間的東方幽覺得太陽穴隱隱作痛,“雪兒,別說了。”

    和李晴在一起這些時日了,東方幽怎么會不明白,李晴其實是一個愛玩的人,尤其是越危險的東西越有挑戰欲,尤其是不能激起她的劣根性,而很顯然,北軒祺兩樣都占了。

    “怎么了?不過一個稱謂而已,堂堂北寒宮宮主不是這種小氣之人吧?”

    北軒祺又喝了口酒,“只是一個稱謂。”他重復了一遍,不知道是在咀嚼,亦或是準備反擊。

    很快,李晴知道了北軒祺的選擇。

    “沒有人可以這么叫我,想這么叫,就要付出代價。”

    “說來聽聽。”

    北軒祺將手中的酒推到了李晴的面前,“贏了,隨你,輸了,你答應我一個條件。”

    東方眉頭一跳,想要阻止李晴,李晴卻已經一口應下,“說定了。”

    李晴端起桌上的酒杯,“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先干為敬了。”

    接下來,本應該是一個美好繾綣的夜晚,卻變成了斗酒比賽。

    北軒祺的酒量好,東方幽并不意外,就像他因為胃疼,少喝,但不代表他酒量就不好,況且北軒祺的醫術,已經足夠使他改變體質。

    閱讀全文
    相關小說
    關注一下,閱讀全文
    X

    使用APP客戶端閱讀小說

    為了保護版權,本站不提供免費閱讀。建議大家下載客戶端閱讀小說!

    X
    • APP閱讀小說
    • 發現更多精彩小說
    • 小說追更輕而易舉
    • 免費全本小說閱讀
    安卓版下載

    手機掃描下載

    蘋果版下載

    手機掃描下載

    陕西快乐十分开机时间
    <input id="6i0c6"><samp id="6i0c6"></samp></input>
  • <menu id="6i0c6"></menu>
    <input id="6i0c6"><samp id="6i0c6"></samp></input>
  • <menu id="6i0c6"></menu>